都不怎么理我们了
2021-05-01 06:2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让曹秀珍左右为难,不知道该帮谁,“亲生父母生我,又为了找我辛苦这么多年。养父母养了我这么多年,有养育之恩。”

在这之前,曹家一直沉浸在找到女儿的欢喜中,以为能与丢了29年的女儿曹秀珍相认,是命运的恩赐。他们见到曹秀珍是在2013年4月,曹秀珍已经是“焦利”,在延津县生活了29年。

“她当时也很感动,说以后我老了也这么照顾我。”何玉荣说,但还没等到自己老,就已经反目成仇了。

按照焦家的说法,公交车到了终点站,车上只剩下几个人,小女孩儿却还坐在车上找爸爸。“我们喊了好几遍,也没有人理会。”焦启高说,之后就将孩子带到了旅馆。之后几个人在北京等了3天,也没有找到孩子的家人,就将女孩儿带回了家,取名焦利,小名“京遇”。

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,她说,“要是自己没有丢,或许过得不是这样的生活。只是这么多年了,也不知道该恨谁,该感激谁。反正我也想不出个结果,就希望两方父母能和睦相处,因为我亲上加亲。”

开庭前几天,河北泊头的曹清红夫妇来到了新乡延津县城,住在延津县人民法院对面的一个小旅馆内。他们起诉延津县人焦启高夫妇剥夺自己对女儿的抚养权一案,昨天在这里开庭。

他们就放弃了河北泊头老家的生意,举家迁到了呼和浩特,一边打工,一边找孩子。直到2013年4月7日,在一个寻子网站志愿者的帮助下,夫妻俩见到了曹秀珍。

被改变的还有收养曹秀珍的焦家。昨天在法庭上,焦启高几乎没说话,但庭审结束后面对媒体第一句话就是:这事儿让自己面临崩溃。

但从2013年之后,曹秀珍与焦家的关系发生了变化。“都不怎么理我们了,甚至他弟弟结婚,给她送了请帖也没有去。”焦家将此归咎于曹家的教唆。

但曹清红却给了另外一种说法:他带着孩子去呼和浩特在北京转车,其间带着孩子到动物园玩儿。返回时,上了公交车,他让孩子坐着自己去买票,再返回时人已经没有了。

在焦家生活这么多年,曹秀珍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世,但她还是想见亲生父母,解开自己的心结。

昨天,曹秀珍作为证人出庭回忆当时下公交车的情况。在这之前,她提交了一封写给法官的信。信中说,她希望两家能和睦相处,也希望法官能调查清楚。

但相认之后,焦家坚持说曹秀珍是被遗弃的,而曹家认为是被强迫带下车的。为了讨要一个说法,曹家才决定起诉。这也是昨天庭审中双方争论的焦点。

焦家认为,曹秀珍是被遗弃的,当时捡到后没有报警是因为那时他们法律观念淡薄,养育她这么多年,应该被感激。

曹秀珍说,其实自己从小就知道不是爸妈亲生的,但她也承认,养父母对自己不错。前几年她生第三个孩子时,是剖腹产,产后有危险,养母何玉荣为了照顾自己五天五夜没睡觉。

焦启高说,那天是1984年4月19日,他与几个同事到北京购买空调,在一辆103路公交车上,遇到了当时才6岁的女孩儿。

他一直觉得,与女儿的感情一向很好,甚至对女儿比对亲生儿子还要好,“有时我儿子也抱怨,为啥他有错了就打,姐姐错了不打。”

曹秀珍说,回到延津后,主要通过手机短信跟父亲联系。“短信中问得最多的是:‘爸爸,我的亲爸爸,你真的爱我吗?’我一遍遍回复:‘傻闺女,爸爸爱秀珍,不然怎么会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寻找你呢?’”曹家将曹秀珍最初与他们疏远,归咎于焦家的阻拦,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1984年夺走了孩子,让他们骨肉分离。

法庭没有当庭宣判。庭审结束前,郝西芹说同意调解,前提是对方道歉。而曹家却拒绝了。

“刚见时我跟她妈妈都哭了,但女儿很平静,连爸妈都没有叫。”曹清红说,直到几天后才小声叫了爸爸、妈妈。

郝西芹说,后来有一个算命先生跟她说,要往北找,孩子应该在北方。

曹清红却觉得焦家有点无理取闹,“我找女儿找了这么多年,你把我女儿领走导致我们骨肉分离,想要你道一句歉,有这么难?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ydzw.com澳门十三第娱乐0242|168娱乐网|九州体育娱乐备用线路检测|新葡萄娱乐xpj版权所有